中國張掖網
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國張掖網 >> 印象 >> 文化 霍去病征西與裴矩西圖 来源:中國張掖網    0 人參與互動 2019年11月29日 15:12

  位于河西走廊中部的甘肅張掖,在曆史的長河中,曾有兩位叱咤風雲的人物,在張掖大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,他們在這塊土地上創造的輝煌成就至今熠熠生輝。一是西漢時令匈奴聞風喪膽的骠騎將軍霍去病,他兩度千裏躍進祁連山,徹底打垮匈奴右賢王部,掃清走廊障礙,叩開了西域大門。二是隋唐時聲名顯赫的裴矩,主持西域諸番邦在張掖的中國互市,致力中西商貿和文化交流,使西域四十余國臣服朝貢于隋,拓疆數千裏,史稱“交通中西,功比張骞”。所撰《西域圖記》,致隋炀帝楊廣西巡至張掖舉辦萬國博覽會。霍、裴二人爲國家經略西域可謂功垂史冊,彪炳千秋。

  霍去病征西。霍去病,河東平陽(今山西省臨汾西南)人,西漢時期的著名將領,傑出軍事家,愛國將領,民族英雄,官至大司馬骠騎將軍,封冠軍侯。《史記》載:骠騎將軍爲人少言不泄,有氣敢任。天子嘗欲教之孫、吳兵法,對曰:顧方略何如耳,不至學古兵法。霍去病自幼擅長騎射,漠南戰役時,17歲的他主動請纓,憑借一往無前的勇氣,一戰封侯。19歲時升爲骠騎將軍,數度出塞,痛擊匈奴,一生無敗績。有詩贊曰:“漢家嫖姚將,馳突匈奴庭。少年鬥猛氣,怒發爲君征”。

  霍去病主動請纓首次出征時,漢武帝賜他“嫖姚校尉”,並暗囑主帥衛青,派給霍去病800騎。嫖姚校尉帶著這800騎士,在茫茫大漠中奔襲數百裏,斬敵兩千余,俘獲匈奴單于的叔父、相國、當戶。霍去病一戰勇冠三軍,他獨創的這套“長途奔襲戰法”,也在漢軍中開始傳播開來,漢武帝封他爲“冠軍侯”。

  霍去病用兵靈活,注重方略,不拘古法,勇猛果敢,善用長途奔襲、快速突襲和大迂回、大穿插打殲滅戰。爲了輕裝突擊,更爲了給國家節省軍費開支,他所率部隊的糧草多取食于敵方。公元前121年春季,已升爲骠騎將軍的霍去病,率軍一萬出隴西(今臨洮),渡臨津關(今青海循化黃河渡口),翻越祁連山,經大鬥拔谷(今民樂縣扁都口),進入河西走廊,迅速占領匈奴祁連城(今民樂永固城),與渾邪王戰于焉支山,匈奴敗走,霍去病乘勝“過焉支山千余裏,”經過六天的閃擊突襲,在武威、張掖等地橫掃匈奴五個部落,斬殺首虜8000余級,俘獲渾邪王子及相國、都尉,繳獲匈奴祭天金人。同年夏天,霍去病複出北地(今環縣東南)二千余裏,涉居延,達祁連,共斬敵30200人,俘獲匈奴單于阏氏、王子、相國、都尉2500多人。匈奴右賢王部遭到毀滅性打擊,爲此匈奴人仰天長歎:“失我祁連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胭脂山,使我婦女無顔色”。此役之後,匈奴聞霍色變,紛紛避其鋒芒,霍去病成爲漢帝國打擊匈奴的一張王牌。漢武帝曾打算爲骠騎將軍修建一座豪華的府邸,霍去病斷然拒絕說:“匈奴未滅,何以家爲?”

  霍去病兩次揮師祁連,揚武于觻得(古觻得王城,張掖郡治),匈奴右賢王部連吃敗仗,而且被虜走了大批王親貴族,匈奴大單于異常憤怒,責怪河西走廊的渾邪、休屠二王履職不力,打算借召見之機殺二人以泄心頭之氣。不想消息走漏,渾邪、休屠一不做、二不休,當即率4萬多部衆于121年秋季投降漢朝。自此,河西走廊悉數收歸大漢王朝,漢武帝在這裏設酒泉、敦煌、張掖、武威四郡,構築堡壘,設屯戍校尉,派兵屯戍;到漢宣帝時,在“明犯強漢者,雖遠必誅”的指導思想下,“大宛被伐,西域震懼,多遣使來貢”。又設西域都護府,不僅有效打擊了匈奴,而且保證了大漢王朝通使西域和絲綢之路的暢通無阻。

  公元前119年,22歲的霍去病在漠北大戰中,完成了他人生的巅峰之戰。他率部長驅奔襲2000多裏,一直掩殺到狼居胥山(今蒙古肯特山)一帶,殲滅匈奴7萬多人。在狼居胥山,霍去病壘土堆山,然後登上山巅向著大漢方向設壇祭天封禮;在姑衍山(今蒙古肯特山北)舉行了祭地禅禮,並立碑宣示此地永爲大漢疆土。完成祭天儀式後,霍去病率部一路追殺匈奴殘部至瀚海(今俄羅斯貝加爾湖畔),從此“匈奴遠遁,漠南無王庭,漢家旌旗滿陰山”。“封狼居胥”自此也成爲曆代武將追求的最高榮譽和目標。

  漢元狩六年(公元前117年),已晉升大司馬的霍去病,在他人生的輝煌時刻,因長期率軍遠征,風餐露宿,積勞成疾,醫治無效,一代將星就此隕落,時年23歲。痛失愛將的漢武帝悲痛欲絕,調遣五郡鐵甲兵,從長安至茂陵東北的霍去病墓,整齊列陣爲其送葬,並以祁連山之形狀爲其修建了墓廬,墓前的“馬踏匈奴”石像,象征骠騎將軍橫掃匈奴,爲國拓疆的不朽功勳。谥號景桓侯,取義“並武與廣地,彰顯其克敵服遠,英勇作戰,擴充疆土之意”。今天的甘肅酒泉、張掖甘州秺侯堡、山丹馬場、山丹霍城、臨澤仙姑寺等地,仍流傳著一代戰神英勇無畏的傳奇故事。2013年8月6日,“霍去病西征”的大型雕塑在蘭州市天水北路高速路口落成,不僅爲金城東大門再添勝景,更是一代將星叱咤隴原的光輝寫照。

  如果說漢武帝親自制定並組織實施的“鑿空”西域是一盤戰略棋局,那麽,張骞的“鑿空”之旅,僅是大漢派使與西域諸國進行外交層面的破冰之旅;而霍去病兩度挺進祁連,飲馬黑河,則是勠力以戰爭形式落實“鑿空”方案,掃除河西障礙,清除走廊“壁壘”,最終叩開了古絲路的大門。

  裴矩西圖。裴矩,字弘大,河東聞喜(今山西省聞喜)人,襁褓而孤,由伯父所鞠,及長,博學,早知名。隋唐時期著名政治家、外交家、戰略家和地理學家。早年曆仕北齊、北周,隋時任民部侍郎、吏部侍郎等職。曾參加隋滅陳之戰,率三千敝卒定嶺南,受到隋文帝楊堅高度贊揚。安扶突厥啓明可汗,打擊吐谷渾,巧用離間計分裂突厥,借突厥內耗削弱其實力,從而減輕了隋朝的邊患威脅,爲日後唐朝最終戰勝突厥,經營西域奠定了基礎。

  隋大業初年,西域諸番邦在張掖與中國互市正盛,炀帝遣裴矩監其事。矩至張掖監理“互市”時,多方留意西域諸國情況,致力中西商貿和文化交流,遍訪西域風俗及山川險易,君長姓族,物産服章,入朝呈《西域圖記》奏之。帝大悅,每日引之禦座,顧問西方之事。矩盛言:“西域胡中多諸寶物,吐谷渾易並吞。”帝由是決心通西域。裴矩在張期間,使西域四十余國臣服朝貢于隋朝,拓疆數千裏,史稱“交通中西,功比張骞”。所撰的《西域圖記》三卷,詳實記載了西域四十四國的地理資源等。在《西域圖記》序中,他詳細記載了從河西走廊通往地中海和波斯灣的三條路線:“北道,從伊吾經蒲類海、鐵勒部、突厥可汗庭渡北流河水,至拂?國,達于西海。其中道,從高昌、焉耆、龜茲、疏勒度蔥嶺,又經钹汗、蘇對沙那國、康國、曹國、何國、大小安國、穆國至波斯,達于西海。其南道,從鄯善、于阗、朱俱波、喝盤陀度蔥嶺,又經護密、吐火羅、挹怛、怳延、曹國至北波羅門,達于西海。”這是古絲路在中國史書上最早的文獻記載,對發展絲綢之路經濟文化起了巨大作用,爲此許多國家都翻譯了這篇文章。裴矩還積極引導西域諸番邦入京朝貢,在隋炀帝祭祀恒山時,西域有十多個國家遣使助祭,使早有西圖夢想的隋炀帝,欲吞西域的志向更加強烈。

  隋大業五年(609年)三月,隋炀帝充分做好了西巡河右的准備。裴矩遣使遊說高昌王鞠伯雅與伊吾吐屯設等人,讓他們莅張觐見大隋皇帝。六月,隋炀帝楊廣西巡到達張掖焉支山下,高昌王鞠伯雅與伊吾吐屯設等西域二十七國國王、使臣佩金玉、披錦緞、焚香奏樂,迎候道左,帝尤大悅;並命張掖、武威等地的百姓著盛裝在路旁迎候縱觀,衣服車馬不鮮者,州縣督課,以誇示之。一時人山人海、車馬堵塞,盛況空前,綿延十余裏。

  唐武德四年(621年),裴矩接受唐使臣魏微勸說,降唐授殿中侍禦史。武德八年(625年),西突厥統葉護可汗遣使入唐請求和親,唐高祖李淵認爲西突厥距唐甚遠不願搭理,而裴矩則坦言道:“如今東突厥強盛,爲國家利益著想,應當遠交近攻,以威懾颉利可汗。”高祖愉快接受了他的建議,爲後來唐太宗李世民處理西域邊患提供了准確的借鑒依據。

  唐武德九年(626年),玄武門之變後,李世民繼承帝位,任命裴矩爲民部尚書。當時裴矩已年近八十,卻精神矍铄,又精通典制,頗受太宗推崇。太宗執政之初,決意懲治官吏腐敗,便使人進行“釣魚執法”,結果刑部司門令史“上鈎”,收受絹帛一匹。太宗大怒,欲將其處死。裴矩進谏道:“此人受賄,確實該殺,但陛下讓人試探,就是故意陷害別人,恐怕不符合禮制古訓。”太宗覺得他說的很在理,遂取消判決,並對百官說:“裴矩能當廷诤谏,不肯面從,假如事事都能如此,天下何愁不治。”貞觀元年(627年),裴矩病逝,時年八十歲,太宗追贈绛州刺史,谥號敬。

  客觀地講,裴矩爲隋唐經略西域可謂嘔心瀝血,爲穩定西域邊陲,推進“四夷賓服、萬邦來朝”的“貞觀之治”局面立下了汗馬功勞。但事隋時窺悉帝王心理,爲炀帝好大喜功推波助瀾,勞民傷財,危隋國運,促隋早亡;但降唐後卻判若兩人,在隋炀帝面前他是一個十足的佞臣,而到了唐太宗手下,卻變成了忠良賢臣,這不是裴矩性格善變,而是封建朝代的君主一言堂社會所致。裴矩使壞,原因在于隋炀帝荒淫奢侈、好大喜功;裴矩變好,源于李世民從谏如流。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而已。宋朝司馬光在論及裴矩前谀後诤的變化時說:“君明臣直,裴矩佞于隋而诤于唐,非其性之有變也;君惡聞其過,則忠化爲佞,君樂聞直言,則佞化爲忠。”

  因裴矩才能卓越,成就斐然,他所制定實施的外交政策影響深遠,已引起國外學者關注,現已出現了一些介紹其生平的外文專著。

  纵观整个封建社会,汉人王朝有效控制西域的只有强汉和隋唐时期,由此可见,谁控制了西域,谁就拥有强盛的国力。2000多年前,汉武挥鞭,霍去病马踏匈奴斩匈右臂,设四郡置校尉,凿西域通丝路;隋帝西图,盛唐拓疆,安西都护,交通中西,丝路畅通,中西俱惠。2000多年后的今天,“一带一路”全面实施,中欧班列驰骋不息,沿途各国欢欣鼓舞,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效力彰显,众多国家包括联合国积极响应,陆海丝路繁荣进步,古老陆上丝路文明更加焕发出新时代的耀眼光芒。(杨永伟 杨潇)

 

 

 

编辑: 邢琪琦

分享到 0
最新相關新聞

版權所有: Zgzyw.com.cn @ All Rights Reserved 隴ICP備12000572號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:62120180006)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254号

張掖網絡警
察報警平台

公共信息安
全網絡監察
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
不良信息
舉報中心

甘肅省精神
文明建設網